4.2亿元起!吴亦凡经纪公司老板名下房产将被拍卖

2021-08-21 来源:21财闻汇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最近有传闻说,吴亦凡内地经纪公司老板綦建虹名下的房产被拍卖?

答案是确有其事。

2016年6月,耀莱影视宣布成为吴亦凡在内地的经纪公司。

綦建虹正是耀莱集团董事长。据企查查最新数据,其关联着包括北京耀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内的87家公司。

事实上,从2018年起,綦建虹先后被多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股权被冻结,而当前有多条被执行人信息和终本案件,未履行总金额超14亿。

綦建虹名下多套房产被拍卖

据阿里拍卖,綦建虹将被拍卖的房产是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幸福二村40号楼的不动产,包括40号楼-1层40-201、1层40-211、2层40-221、3层40-231、4层40-241、5层40-251、6层40-261、7层40-271的房产。

这批房产评估价为52585.28万元,起拍价42068.224万元,参拍需缴纳保证金8413.6448万元,增价幅度为100万元。

本次拍卖将于2021年9月11日10时开始至9月12日10时进行,由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处置。

这其实已不是綦建虹名下房产第一次被拍卖了

2021年5月8日10时至2021年5月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拍卖了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外大街2号院1号楼48层5101号、5102号的两套房产。

这两套房证载面积为1092.56平方米,其中5102号证载面积为546.29平方米,5102号证载面积为546.27平方米,打包拍卖,评估价为18381.3346万元,起拍价12866.93422万元,相当于评估价的7折。最终经过63次竞价,以166469342.2 元的价格拍卖成交。

值得注意的是,两套房所在楼盘正是银泰中心柏悦府。早在2008年10月这里的房子均价就破了六位数一平,是当时北京销售单价最贵的楼王。

眼下虽说这些房产已经或即将变更主人,但其无不都在证明着綦建虹昔日的风光。

他究竟是怎么沦落于此的?

“前浪”綦建虹

生于1967年的綦建虹,在商业浪潮中翻涌的日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用今天的流行词语来形容,无疑是一位“前浪”。

1994年,中商企业集团公司成立,27岁的綦建虹便在其中崭露头角,并在5年后成为中商百货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展露出经商的潜质。

值得注意的是,綦建虹本人鲜少接受媒体采访,关于他的发迹流传最广的还要属豪车生意

在当时奢侈品代理几乎处于空白区域,也没有人敢碰这块蛋糕。发现商机的綦建虹先是跟香港珠宝大王谢瑞麟成立公司,售卖珠宝等奢侈品。

随后在2000年左右,他又瞄准了豪车市场。2002年,綦建虹拿下了宾利和劳斯莱斯的北京代理权。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綦建虹卖出了30辆宾利,超出了原定目标。而通过豪车生意搭建起的富豪圈层也给綦建虹后来的耀莱集团打下了基础。

2008年,由綦建虹控制的从事豪车代理业务的美合振永以及德特公司通过玉皇朝集团借壳上市,并更名为耀莱集团。

2010年左右,奢侈品行业进入寒冬,影视行业迎来了风口期,綦建虹开始将重心转移。

而这其中不得不提的的一个人,便是成龙!

“搭上”成龙闯影视界,身价曾达160亿

据悉,綦建虹和成龙早在1997年二人便有交往。

成龙还曾在自传《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中这样描述他与綦建虹的相识,“我认识他(綦建虹)的时候,他还是黄毛小子。那时候香港还没回归,每次我来内地都是他招待我,他去香港的话就是我招呼他。当时他对我来讲算是酒肉朋友,也没有生意上的来往。”

2010年,耀莱成龙影城成立。在当年,电子商务与团购未能大规模进入电影市场的情况下,电影票价一直居高不下。于是耀莱影城打出了低价牌来吸引客户,一举做出了名声,做到了全国票房单体第一的成绩。

在影城界站稳脚跟的綦建虹,很快就将目光转到了影视制作领域,并与华谊兄弟以及旗下明星股东们展开了合作。

2013年,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以2.1亿元的价格拿到了耀莱成龙影城20%的股权,不到一年,又以4.6亿元价格加码卖出。

2015年,文投控股股份公司(SH.600715)借壳濒临退市的松辽汽车上市,文资控股成为控股股东,耀莱文化成为第二大股东,君联嘉睿成为第三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耀莱文化实控人为綦建虹,而君联嘉睿股东包括冯小刚、张国立、李冰冰、黄晓明等明星,四人持股比例均超3%。

2016年,范冰冰因《我不是潘金莲》斩获圣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她在一连串道谢名单中特别提到了綦建虹,“谢谢小綦哥”。

和名气一起水涨船高的便是綦建虹的财富。

2012年的胡润百富榜上,綦建虹的财富还是55亿,而这个数字到2017年时已经达到160亿元。据时代财经计算,在短短5年间财富增长105亿,其日均约575万的财富增长,相当于每天入账一辆宾利。

制图/时代财经

而綦建虹和吴亦凡的交集则始于2016年。

当年6月16日,耀莱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莱影视”)与香港星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吴亦凡所属公司)达成了委托协议:吴亦凡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的广告、电影等演艺事务,将由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和全面负责,并肩负维护此间衍生的各项演艺人员合法权益的责任。

简言之,吴亦凡的变现能力,与耀莱影视、文投控股,以及与此相关的股东们都密不可分

据不完全统计,至都美竹事件爆发前,吴亦凡参演的电影不下10部,其中7部是主演。

2017年,吴亦凡跻身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年收入达1.5亿元,此后的2019、2020年,均位列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十名。

吴亦凡的“顶流路”,与綦建虹关系密切的成龙自然也帮着助推过。

比如,2016年,吴亦凡深陷与多女子发生关系的传闻,网红小G娜曝光了和吴亦凡的亲密照,引发网络热议。

最终,丑闻被压了下来。吴亦凡继续迈向事业高峰。

“每个人都有负面新闻,个个都有,我都会有,那些新闻会过去。(会骂他吗?)不会,叫他少出声。”当年,成龙在一场采访中表示。

而在成龙与武汉设计工程学院联合办学的成龙影视传媒学院,演技不算精湛的流量偶像吴亦凡成了表演专业的客座讲师。此前担任该学院客座教授的有冯小刚、张国立、徐帆等人。

从百亿富豪沦为“老赖”

名下多套房产遭查封

2018年,是綦建虹人生中最昏暗的一年。

当年4月,綦建虹以身体原因为由,辞去在文投控股、耀莱影城的总经理、董事等所有职务。此后,文投控股业绩突然变脸,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仅720.39万元,同比跌幅达98%。

紧接着,文投控股发布公告称,綦建虹所控制的耀莱文化所持28221.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及2108.68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冻结,冻结期限均长达3年,其中2108.68万股冻结期限至2021年8月。

耀莱文化的股权冻结,主要源于向金融机构厦门信托融资而产生的纠纷。

据每经新闻此前的报道,2016年文投控股上市不久,綦建虹就进行了超高比例的股权质押,寻找金融机构出资并通过厦门信托设立事务管理类信托,信托资金35.48亿元用于向綦建虹控股的耀莱文化提供融资,期限2年。耀莱文化以所持文投控股2.7亿股股权作为抵押担保,綦建虹为此笔融资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在所有的股权融资业务中,股价涨跌可谓关键变量。2016年文投控股股价一度高达26元。但后来文投控股股价一路走低,用来做抵押融资的股票价值也大幅缩水。2018年1月,耀莱文化向厦门信托追加了1221.2万股文投控股股权质押。

由于抵押物不足以偿还保证金,耀莱文化又没有按合同支付“补跌资金”,厦门信托向北京市高院申请执行。綦建虹因为承担连带责任,在2018年10月被北京市二中院列为被执行人。同年11月,因未在上述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限内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綦建虹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对此,今年3月1日,文投控股发布公布表示,依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耀莱文化持有的公司2.82亿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票已于2021年3月1日完成划转,股份受让人为厦门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厦门信托-汇金1667号股权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本次股份过户完成后,耀莱文化持股比例降为1.14%,厦门信托持股比例15.21%。耀莱文化由此退出文投控股十大股东席位。

事实上,财产冻结不止于文投控股的股权,还有綦建虹的公司和房子。

裁判文书网显示,2018年9月,綦建虹名下2.64亿元的财产被银河证券下属的投资公司银河源汇申请采取保全措施。此外,綦建虹位于北京的7处房产也遭到查封。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更令人唏嘘的是,2018年,以身体不佳为由辞任上市公司职务的綦建虹曾对外界表示,“我会好起来的”。

可“好起来”的过程哪有这么容易,3年后的今天,正如我们看到的,他的房产在不断被拍卖。

而他曾颇为看中的吴亦凡则已被批捕。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对犯罪嫌疑人吴某凡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

“2016年和2018年,类似这样的富豪数不胜数。”一位资深金融机构从业者认为,很多股东把能质押的股票都质押了,从金融机构融资,如果叠加些外部因素碰到资金链紧张的时候,问题就爆发了。“每天盯着股票行情,想想今天要补多少钱,明天还要补多少钱,这日子还怎么过。可以这么说,股票质押融资消灭了很多富豪,直接返贫。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作者:于小娟 )、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贺泓源 )、阿里拍卖、环球人物(作者:二水)、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席莉莉)、市界(作者:冯晨晨)、每日经济新闻

本期编辑:王婷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